近年来,伴随着中超控股002471股吧)(002471.SZ)的股权纠纷争端,其信息披露混乱的问题也广受诟病。最新公告显示,中超控股及实控人杨飞因涉嫌信披违法违规,已分别收到证监会《立案告知书》。该消息发布后,11月23日,中超控股股价跌停,收盘报于2.88元/股,24日早盘继续下跌。

不过,根据中超控股方面透露的信息,这起案件仍然是前任实控人黄锦光的“遗毒”所致,而目前黄锦光已被检察院逮捕。有证券领域律师向财联社记者表示,中超控股的信披问题,反映出公司内控上的混乱,并且侵害了中小股东的利益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也许信披案件很快能出具结果,但是涉及的巨额违规担保事项,却成为萦绕在中超控股身上的难题,始终难以妥善解决。今年三季报则显示,在行业竞争加剧的压力下,公司陷入增收不增利的情形;资金状况也很不乐观,实控人杨飞面临着极高比例质押。

根据中超控股公告,公司以及公司实际控制人杨飞于11月22日分别收到中国证监会《立案告知书》,因公司及杨飞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,证监会决定立案。

财联社记者了解到,中超控股本次被立案调查的事项,主要发生在股权转让纠纷期间。2017年,中超集团将上市公司29%的股份,以19.08亿元转让给深圳市鑫腾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鑫腾华”),中超控股的实控人也变更为鑫腾华董事长黄锦光。不料,鑫腾华迟迟不能交付余款,更曝出黄锦光以上市公司名义为其原有债务大肆担保。2018年10月,董事长黄锦光等人遭股东大会罢免,中超集团及杨飞回归控股股东、实控人之位。

而伴随着控制权之争的,是信披合规性问题。2019年9月,中超集团、杨飞被深交所通报批评,查明的违规行为包括未及时履行权益变动报告披露义务、未经董事会授权对外发出上市公司公告等。2021年6月,深交所再对中超控股下达监管函,指出公司未就拆借资金事项,及时履行审议程序和信披义务。此外,因涉及关联交易等信披问题,中超控股近三年来已收到监管关注函不下二十余次。

对此,有证券领域律师向财联社记者表示,中超控股在信披方面屡出问题,背后反映出公司法人治理缺位、内控管理不足,需要公司重新建立制度、压实管理者责任。该律师还称,中超控股的违规行为严重侵害了中小股东的利益,在证监会出具调查结论后,受损投资者可以进行投资索赔。

中超控股曾以“紫砂壶概念”引发市场关注和交易所质询,但近年回归电线电缆制造主业后,在业绩方面却不容乐观,2019年公司突然巨亏4.58亿元,2020年微盈750.93万元。进入2021年再次陷入亏损,财报显示,2021年前三季度,中超控股实现营业收入41.84亿元,同比增加20.81%;亏损3318.37万元,同比增亏11.73%。

对此,有线缆行业资深人士向财联社记者表示,目前国内市场上电缆产能过剩,造成企业之间以低价竞争,今年中超控股经营亏损就是例子。另外,电缆行业对铜、铝、电缆料等需求很大,但是今年大宗商品等原料价格普遍上行,也造成中超控股毛利率被挤压。

值得关注的是,中超控股的资金状况也很不乐观。一方面是公司现金大量失血,前三季度的经营现金流为-1.01亿元,同比变动-465.97%;另一方面控股股东及实控人陷入高比例质押,截至9月末,中超集团所持股份的98.53%被质押,杨飞所持股份的99.90%被质押,另外杨飞还曾在2020年被短暂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。

上述股权纠纷中遭遇的巨额违规担保事项,也成为中超控股需要面临的极大难题。相关公告显示,黄锦光任职期间,利用职务之便私刻公司印章,为其本人及关联企业此前债务恶意追加担保涉案14.63亿元。其中11.90亿元已判决公司无需担责并生效;另外2.73亿元法院判决公司承担连带清偿责任,目前公司正提起上诉。

不过实控人似乎对公司回暖有所信心,11月23日晚间,中超控股公告称,杨飞计划未来六个月内,合计增持不低于0.5%且不超过1%(即634万股-1268万股)的公司股份。

Leave a Reply